李兆君

文:


李兆君她决心留在大裕王都好好筹谋一番!之后,阿依慕就设法混进了恭郡王府,直接来见白慕筱书房里一片肃然,恩国公蹙眉捋着长长的胡须,似在沉思,好一会儿没说话外人看着他新帝登基,风光无限,却不知道他日日难以安眠

那碗口粗细的树干顿时剧烈地颤动起来,树冠因此“簌簌”地摇摆不已,叶子如雨般飞飞扬扬地落了下来……就在这时,只听一个有些耳熟的男音自上方传来:“老谢,什么事这么大火气?!你这有火也别冲树发啊!”谢一峰浑身一僵,抬眼看去,只见距地一丈高的一段树枝上,一个二十几岁的灰衣青年正慵懒地斜躺其上,笑吟吟地俯视着谢一峰烛影斧声?!难道官语白是怕此时“黄袍加身”名不正言不顺,名声被世人所质疑,为后世所争论?!也不无可能……哎,若然官语白如那萧世子般狂傲不桀,不在意外人的看法,那事情反倒是容易多了!可惜无论是官如焰,还是官语白都是谦谦君子,却不懂君子不器……谢一峰微微蹙眉,就听官语白不冷不热地又道:“谢一峰,本侯还有要务,你若是无事,就退下吧当时那西夜将领本来想抓夫人回去向西夜王邀功以羞辱大将军和少将军,可是夫人外柔内刚,不甘被辱,就挥刀自尽了!尸体当时就被抛在了路边,还是这附近的西夜百姓偶然捡了尸体后,埋到了这乱葬岗上……”此刻,就连平时一贯嬉笑怒骂的风行脸上了也没了笑容,双目发红,形容之间露出义愤李兆君这三千南疆军踏着马蹄浩浩荡荡地行来,在泾州边际的斛峰山谷附近停下了步履,跟着在山林中扎营整军,众将士熟练地各司其职,不到一个时辰,就见一个个墨绿色的营帐完美地隐藏在了满山的林木之间……日落月升,周而复始,不过才等了不到一日,就见远方一位身穿铜甲铁盔的将军带着上万大裕军气势汹汹地行来

李兆君萧奕转过身来,对着南宫玥招了招手当他从御书房中出来后,有些魂不守舍地往前走着,仔细地回顾着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自认说得十分周全,如今天时地利人和,为何官语白却是瞻前顾后,借口什么“烛影斧声”,就是不肯自立为王?!等等!谢一峰忽然停下了脚步,灵光一闪地抬眼,恍然大悟李杜仲拿出卷成圆筒状的明黄色圣旨,然后右手高举圣旨,掷地有声地朗声道:“萧世子,本将军乃骠骑将军李杜仲,此次特意奉皇上之命前来南疆传旨!”“哦?你是李杜仲?”萧奕似是怀疑地打量着李杜仲,伸出右手道,“何以为证?把这圣旨拿来给本世子瞧瞧!”这萧奕还不知道他们镇南王府就要大难临头!还想给自己下马威呢!李杜仲冷笑了一声,话语间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萧世子,这圣旨可是皇上给镇南王的,旁人不可窥视!”他言下之意就是凭你萧奕,还没资格看这道圣旨!“李将军真是好气魄!”萧奕不怒反笑,饶有兴味地鼓起掌来,拔高嗓门道,“不过,李将军,您说话也要看地方,南疆可是本世子的地盘,这里的每一寸地、每一个人、每一件物统统是本世子的,本世子有何看不得?!李将军,你要是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就从哪里来,给本世子滚回哪里去!”萧奕身后的三百精锐营将士立刻摇旗呐喊,为萧奕助威:“滚出南疆!滚出南疆!”在四周的回声助力下,洪亮的声音扩大了近十倍,声势浩大

春风徐徐,就算是到了春天,西夜仍是黄沙飞舞,不似王都与南疆般春雨绵绵回顾历史,这夺嫡往往峰回路转,不到最后的圣旨颁下,谁也不能确定到底哪位皇子能笑到最后!早朝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文武百官各自出宫回府如今西夜国破,十二族分崩离析,对他们而言,眼前也不过三个选择,要么助那逃亡的二王子复辟,要么独立,要么就臣服于少将军……西夜上下谁人不知少将军的威名,可是当年西疆旧怨在前,这些西夜人就算有心臣服,也怕少将军与他们清算旧账,唯有少将军纳下这些后妃扩充后宫,西夜十二族方才会安心李兆君

上一篇:
下一篇: